Photographe & Designer

Du Suantou

新生

......

我当初是不知其所以然的;后来想,凡有一人的主张,得了赞和,是促其前进的,得了反对,是促其奋斗的,独有叫喊于生人中,而生人并无反应,既非赞同,也无反对,如置身毫无边际的荒原,无可措手的了,这是怎样的悲哀呵,我于是以我所感到者为寂寞。

......

在我自己,本以为现在是已经并非一个切迫而不能已于言的人了,但或者也还未能忘怀于当日自己的寂寞的悲哀罢,所以有时候仍不免呐喊几声,聊以慰藉那在寂寞里奔驰的猛士,使他不惮于前驱。

......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鲁迅,《呐喊》自序

.

我接触到武道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。一晃到现在半年多时间,不断体验着生长发育期少年探索自己身体变化的那种兴奋感。这篇日志开始,我将尝试把自己对于武道(或者叫武术,功夫,都一样)的理解记录下来,每篇将围绕一个主题来讲述,比如马步,身法,听桥,等等。我现在主要练习的是温鉴良系的咏春(或称实用咏春),所以我的观点自然是从咏春的角度出发,尝试对比拳击,散打,合气道,巴西柔术,陈氏太极等等我接触过的功夫。

当然,我不会放弃以前摄影,设计,版画篆刻这些的主题,因为所有东西都是相通的。所谓千拳归一路,也许若干年以后回看这些思维的痕迹,能有新的启示也不一定。

我和师公温鉴良在香港总部的合影
我在家身着合气道服和裙袴